澳门赌场威尼斯人>中彩新闻>183.182.78.26|半夜出去吃宵夜,天亮后,才知摆摊人是过世的大妈

183.182.78.26|半夜出去吃宵夜,天亮后,才知摆摊人是过世的大妈

2020-01-11 16:20:05

183.182.78.26|半夜出去吃宵夜,天亮后,才知摆摊人是过世的大妈

183.182.78.26,李海洋是某电脑公司程序设计员,经常在公司加班,辛是辛苦点,但工资还过得去。按他的话来说,现在不挣钱,房贷怎么还?痛,并快乐着。

又到星期五了,李海洋本想给自己放个假,但还有几个代码程序没编完,他今晚又得加班。这时,同一个办公室的小田拿着一份都市报进来,看见李海洋说:“海洋,你知道不,凌晨3点,就在我们楼下十字路口,发生一起车祸,一个卖手提串串香的妇女被汽车撞死了,被大楼保安看见,血流了一地,今天还上了都市报。”

李海洋一边敲键盘,一边看屏幕,他问:“是吗,不知道呢?是谁撞死的,肇事者抓到了吗?”

小田说:“抓个屁!肇事者跑了,因天太黑,谁也没看见车牌,连保安也没看见。摆摊的妇女算白死了,估计案子不好破。”

李海洋又问:“交警立案没有?”

小田说:“立了。还在报纸上登了启事,凡提供线索者有奖励。”

李海洋“噢”了一声不说话了。

天渐渐暗了,同事们也走光了。只有李海洋还在写字楼挑灯夜战。

当李海洋写完最后一个程序,已是深夜2点过。他穿好衣服,关了灯,下了楼,来到大街上,大街上已空无一人,只有路灯散发着惨白的光。李海洋走到写字楼前的十字路口,他想拦一辆出租车回去,可等了半天,不见一辆出租车经过。他转头看见街对面有一个冒着热气的小吃摊点,他一下感觉自己的肚子饿了。他决定先吃点东西,再打的回去。

桔黄色的蓄电池灯光照在小吃摊上,也照在卖手提串串的中年妇女脸上。原来这是一个卖串串香的小吃摊,一辆人力三轮车,车上一口大锑锅,地上两张小桌子,加上几根小凳子,这就是小吃摊的全部家当。

李海洋走过去坐在小凳上,锅里的串串正冒着热气,他问中年妇女:“大妈,这么晚了,你还摆摊啊?”

中年妇女说:“没办法,小兄弟。孩子在读大学,今年大二了,要给孩子挣学费和生活费。我不起早贪黑,孩子的生活费就没着落了。白天城管要管,只有晚上出来摆摊,生意不好,卖一点算一点。”

夜太深了,几乎没有行人。李海洋为了照顾中年妇女生意,让她早点收摊回家,他点了牛肉、鱿鱼、毛肚、黄喉,还要了土豆、木耳、香菇、芋儿。几乎把摊子上没卖完的菜品都点完了。中年妇女一惊,说他吃不完的,吃不完的,让他少点一些。李海洋说没关系,吃不完打包回去。

李海洋边吃边跟中年妇女聊天,他们聊了很多,聊到家庭,聊到社会,还聊到城市交通。说到城市交通,李海洋突然想起公司小田白天提到的,凌晨发生的那起车祸,会不会就是这个十字路口。中年妇女问他是几点发生的,是不是有个妇女被撞死了?李海洋说正是,时间是凌晨3点。说到时间,李海洋无意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,此刻正好凌晨3点,他感觉身后有一辆小车从街上经过,他转身看了一下,是一辆黑色小车,向右转弯,向北去了。

中年妇女也看见了那辆黑色小车,她说:“我也看见了,就是这里。肇事车就是刚才过去的那辆小车,他把一个收摊回家的中年妇女撞死了。司机肇事逃逸,至今没抓到。”

“什么,刚才那辆车?”李海洋吃了一惊,他问,“大妈,你既然看见了,为什么不报警?”

中年妇女说我想报警,可是忙于生意,没来得及,后来想报的时候,肇事者早跑了。还是大楼保安打的电话,警察和医生来后,把妇女送去的医院。

李海洋又问:“你确定刚才过去的那辆小车就是肇事车,你确定没有看错?”

中年妇女说肯定没看错,它的车牌号我也记下了。

李海洋有了一丝欣慰,他问中年妇女:“大妈,你确定车牌号看清楚了,这个很重要。”

中年妇女说:“记别的我不行,但记车牌号码我是一清二楚,不会有错。这个车牌号跟我昨晚看到的车牌号是一致的。”

李海洋大喜,他要了车牌号,说余下来的事交给他处理。

李海洋吃完串串,结了帐,并送中年妇女消失在夜色中,他打的回到家。

李海洋一回到家,马上打电话把肇事车的车牌号报给交警大队,让他们去调查,后来他就没管这件事了。

直到星期一,李海洋到公司上班,发现公司的会客室里来了两个警察和一个年轻人。小田也在会客室,正陪他们说话。

小田看见李海洋,站起来指着他,叫他进会客室。

李海洋问他,是叫我吗?

小田走出来说:“是警察找你。原来那起车祸,你是见证者呀。交警找上门来,说是你报的案,要跟你核实一下情况。”

李海洋有些吃惊,找他核实什么情况,他又不是目击者,目击者应该去楼下找那位卖串串的大妈,我不是跟他们说了吗?找我干嘛?

小田把李海洋拽进会客室。交警让他坐下后,说:“李海洋同志,谢谢你给我们提供的线索。肇事车我们找到了,车主也抓了。你说的那位卖串串的大妈,我们把附近几个小区找遍了,没发现此人。我们后来发现,你说的大妈就是车祸中的大妈,但她已经死了。你也许是以前吃过她的串串,你是不是把时间记错了。”

李海洋笑了说:“这不可能,死去的大妈我根本不认识。卖串串的大妈我是上前天晚上吃过她的宵夜,难道你们怀疑我的智商?”

交警笑笑摇摇头说我们没有这个意思,随后从笔记本里取出一张照片递给他说:“你见过这个人吗?”

李海洋接过照片一看,原来是卖串串香的大妈。他说认识,在她那里吃过宵夜。

交警说:“她就是死在星期四车祸中的卖串串香的大妈,这下你明白了吧。”

李海洋大惊,他问:“这怎么可能,难道星期五晚上我遇见的是鬼?”

交警把身后的年轻人介绍给李海洋说:“这位就是车祸大妈的儿子,目前正在读大二,他想了解一下车祸现场情况,以及他妈妈有没有临终遗言,你能转述给他吗?”

李海洋头上的冷汗快下来了,他想起卖串串香的大妈曾说过,她有一个读大二的儿子,每个月要给他生活费。难道他那晚见到的,真的是大妈的鬼魂?

卖串串香大妈的儿子说:“我妈妈每天晚上都会骑着三轮车,在附近的街口卖串串香,供我学费和生活费。我很爱的我的妈妈,可是,她现在离我而去了,我想知道她最后留没留下遗言,请李大哥告诉我。”

李海洋终于相信了,他就是卖串串香大妈的儿子,他也相信那晚卖给他串串香的大妈就是他妈妈。怎么说呢?他只好把那晚跟卖串串香大妈说的一些开心话,包括家庭、社会、城市交通等内容,都转述给了大妈的儿子。说着说着,李海洋哭了,大妈的儿子也哭了,交警眼中也含满了泪水。儿子最后说:“妈妈,你走好!儿子长大了,我会好好活着。”

后来,李海洋和大妈的儿子成了好朋友,李海洋每月给大妈的儿子汇去生活费,支助他直到大学毕业。

(故事完,图文无关。曾明伟/文)

Copyright 2018-2019 czaraa.com 澳门赌场威尼斯人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